杨卫红:55岁不懂代码的农经员,为家乡开发了六套数字化系统!

1、55岁的农经员

冬天的长治市屯留区,最低温度约在零下十度附近。在这个出门都需要勇气的日子里,一种小众的健身方式拥有一群忠实的粉丝,那就是冬泳。

在这支活跃的冬泳队中,有一位大叔,锻炼之余喜欢用手机记录热火朝天的场面,配上近期热门的“张同学BGM”,发布在抖音上,能获得不少的互动和点赞。

他就是杨卫红,今年55岁了,依然保持着每天冬泳的习惯。

除了冬泳队员,杨卫红还有一个独特的身份。

在屯留这个农业大区,他是当地默默无闻的“数字化探索者”。从农户到企业员工,再到政府单位,杨卫红开发的系统为许多人都带去了便利。


2、创新萌芽

1991年参加工作以来,这三十多年杨卫红一直在乡镇农经站工作,兼任会计和农经员。

农经站的工作和数据打交道的比较多,在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不断深化的大背景下,主要是和农村的会计一起,处理乡镇上财务管理、资产管理的工作。

农经站的数据统计工作主要靠手工填写表格,这里的许多人既是农村会计也是农民,年纪最大的已经70多岁了。对他们来说,学习使用电脑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作为农经员的杨卫红对Excel非常感兴趣,因为通过Excel里的各种公式,能够提升他们汇总数据的效率,这让杨卫红感受到了数字化的价值。

于是农经站里一些需要复杂处理的内容,杨卫红就会用Excel帮他们做个“数字化工具”

有些Excel,时至今日还在被使用。

2012年的时候杨卫红帮助一位做生意的朋友设计了一套财务会计的表格。十年过去了,他的这位朋友已经成为了一位小企业主,仍然用这张表格管理着企业财务。

帮助他人实现数字创新这件事,杨卫红很早就以此为乐。


10年前设计的Excel模板


3、星星之火

除了冬泳,杨卫红的另一大爱好就是倒腾手机和电脑。

2017年,他在研究钉钉的时候发现了简道云,经过试用之后,发现这比Excel还要好用得多,因为所有的数据都可以直接在线收集,不再需要收集上来之后再手工统计了。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杨卫红随即开始钻研起来简道云。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零代码的开发模式几乎没有门槛,很快他就掌握了基本的搭建应用的能力。

于是杨卫红就想,既然它比Excel还好用,为什么不用它来做农经站的业务呢?

彼时,屯留区李高乡的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农经站的工作中产生了大量的表格。其中有对资产的统计,有对每位人员身份的界定,还有折股量化相关数据,但是农村会计们还在用手写的方式处理这些表格。


农村会计手工记账


任务非常繁重,那就增加人力来做。七八月份的时候,村里雇了放暑假的大学生专门负责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相关数据的统计。

即便如此,两个月的时间也没能完成。

杨卫红每天就在农经站和农村会计们一起工作。在2019年的时候,看着农经站堆满材料的档案柜,他决定用简道云试一试。

虽然农村会计们不会使用电脑和Excel,但是手机和微信大家都有,所以填写表单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可以接受的操作。

在这个“手机记账系统”的搭建过程中,杨卫红还巧妙地使用了简道云的【定位字段】、【手写签名字段】、【OCR识别】等功能。

在一家一户信息登记时,农户只需要拿手机拍张身份证的照片,就能自动识别出身份信息,避免了手动输入可能导致的信息错误。

在折股量化计算中,通过预先设置好的计算规则,能够根据登记的信息自动计算出每户的股份,村民可以直接在表单中手写签字确认,简化流程的同时确保了村民的权益。


不会电脑也能用手机记账


除了这些基础的功能,杨卫红还自己设计并印刷了一批“一户一码”卡片和“产权制度改革工作简介”宣传册,发给农户。

每一户都有一个专属对应的二维码,村民可以直接扫码查看每个家庭成员在村中所占股份额。村内的档案管理人员也能在系统中轻松查询每户及每位股民的份额信息。

原先花大价钱雇人帮忙登记统计计算,两个月还完不成。同样的工作内容,现在用简道云搭建的这套系统一周就完成了

大家都没想到,农村数字化在一方小小的手机屏幕上得以成功实践,开发者还是这位乡里的“老面孔”。


杨卫红自己设计和印刷的宣传册


系统上线之后,迅速地在当地引发了一股“潮流”,杨卫红也陆续用简道云为河神庙乡、余吾镇等地开发上线了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系统,将乡村数字化的星星之火散播开来。

甚至远在500公里外的大同市,在了解到屯留的数字化成果后,说这套系统他们之前在深圳调研的时候见到过,没想到在长治市屯留区的乡里面也见到了,感到很惊喜,专门邀请杨卫红去帮他们开发了一套“扶贫资金码上办”系统。


4、疫情防控

时间一晃,来到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牵动着每个人的神经,对乡里来说,疫情防控是头等大事。

在那个新年,志愿者们纷纷走上村头,对每家每户和外来人员进行信息统计。

那个时候,“健康码”还未上线,杨卫红看着在寒冬中奔波的志愿者们,回家花了半天时间用简道云搭建了一套“疫情防控码上办”系统。

第二天开始,乡里各个村庄门口多了一块张贴着大型二维码的牌子,所有经过的人员在志愿者引导之下填写信息后方可通行。

比起原先的手工填表录入,手机扫码避免了人员的近距离接触,有效降低了登记阶段的疫情传播风险。其次,基于前期录入的“一户一码”信息,人员扫码后自动能够对应出村民身份,又给志愿者们减轻了工作量。


当地志愿者使用杨卫红开发的系统


村民们用上杨卫红开发的“疫情防控码上办”系统之后,引起了当地媒体的关注。疫情防控期间,长治日报的记者通过电话采访的杨卫红,并将这件事登上了《长治日报》。

这是杨卫红的乡村数字化成果首次登上媒体,但他自己也没有料到,他做的下一个项目,让他登上了新华社的官方抖音。


5、厕所革命

“在农村开展数字化,困难其实非常大”

杨卫红感慨地说,“在农村,大家感觉数字化是一件‘高大上’的项目、一件遥不可及的项目,而且和他们好像没有关系的一件项目,所以一开始就不相信这种事情,不相信你能办成这件事情。”

杨卫红的苦恼在于,和许多人聊天的过程中都会发现他们工作中存在能够用数字化优化的工作场景,但往往因为这些人和他相识已久,无法将一位村里的老朋友和数字化开发者的身份产生联想。

2021年中,为了响应国家农村厕所革命的号召,长治市诞生了一家农村厕所改造管护的企业——盛洁源。盛洁源的创始人对数字化非常重视,开展厕所改造业务之初,他专门请教了一位“海归”码农,能否帮他开发一套管理系统。


原先的旱厕和改造后的厕所


一次偶然的饭局上,杨卫红结识了盛洁源的创始人。当时盛洁源开发的系统遇到了瓶颈,项目暂时搁置。

从农村出身的杨卫红很能理解,农村厕所革命是事关农民的民生大事,于是主动提出帮盛洁源试着用零代码开发一套新系统。

毕竟是关系到公司生意的大事,对于杨卫红的话,盛洁源的创始人一开始不以为意,以为只是饭桌上的吹牛而已。

杨卫红回到家之后,琢磨了两天,白天开车转遍长治市的三个区,找创始人、施工队、农户聊需求,晚上回家搭系统。


杨卫红与施工队负责人沟通需求


基于之前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成功经验,延续“一户一码”的开发思维,杨卫红终于用简道云搭建出一套“农村厕所革命码上办系统”。

系统能够给每一位需要改厕的农户分配专属二维码,施工队的施工进度通过扫码可以随时定位并上传照片;改厕完成后,农户如果有报修、报抽需求,也可以直接微信扫码上报。盛洁源公司能在第一时间收到这些需求的提醒,并安排工人上门服务。

系统搭建完,杨卫红立马开车来到了盛洁源公司。创始人非常诧异:“‘才这么短的时间,你已经做完了?”

经过一番演示,简单的手机录入配合样式丰富的大屏展现,让盛洁源创始人对杨卫红刮目相看,决定试一试这位“农民”开发的系统。


盛洁源公司的大屏


系统运行之后,不仅盛洁源公司觉得这就是他们想要的数字化工具,盛洁源的厕改施工队也对其赞不绝口。短短两三个月以来,就帮他们节约了大量编写材料的人力成本,光纸张就节约了至少六万张

杨卫红每次跟着盛洁源和施工队一起去到农户家回访时,看到新建的整洁、卫生的蹲厕,都有很深的感触,他说:

“ 农民是弱势群体,农村处于社会的最基层,村里留守的农户基本都是老人。在农村,用数字化创造的成果能够给他们带来便利,得到他们的认可,感到非常欣慰!”

2021年年末的时候,杨卫红收到了一件意义深远的“新年礼物”。新华社官方抖音号发布了一条介绍他通过数字创新助力农村厕所革命的视频,在网络上引起了热烈的关注和讨论。


抖音视频和评论


对于杨卫红来说,他很高兴能有媒体的报道来“证明”——他即使是基层的乡镇农经员,也确实有能力为家乡数字化建设添砖加瓦,更重要的是,这能够让更多的人关注乡村数字化的建设,关注人们生产生活的数字化转型。

与此同时,山西农高数字乡村研究院也找到了杨卫红,希望能邀请杨卫红一起为山西省的数字乡村建设实现更多可能。在长治市黎城县晋福村,一个将农业生产托管实现数字化管理的系统正有条不紊地上线,截止22年2月底,已经助力管理了晋福村及周边九个村的近9000亩土地。


6、数字化乡村

现在,在长治市屯留区李高乡、河神庙乡、余吾镇,70岁的农村会计也能使用手机记账,农经站办公室里的纸质材料少了,大家的桌面上整洁了不少,档案柜甚至都很少打开了。

大同市灵丘县车河社区,扶贫资金通过简道云系统得到透明有序的管理。

长治市多个区、县的村子里,村民通过手机就能对家里新改建的厕所提出报修、报抽。

长治市黎城县,还即将上线基于简道云实现的农业生产托管,农户将农业生产交给服务组织托管,在手机上就能查看托管信息和实时情况。

这些,都是杨卫红一家一户拜访、调研、实践的成果。

原先质疑杨卫红的村民,也已经习惯微信扫描杨卫红做的小卡片更新村里的大棚种植信息了,还会发朋友圈“炫耀”数字化带来的便利。


大棚内直接手机拍照上传


“好像从一个田间小道立马上高速的那种感觉飞起来的那种感觉。”杨卫红这么形容用上他所开发的系统的村民们,现在他们已经不愿意回到原先那种纸质办公系统了,觉得手写统计实在太痛苦了。

“我能感受到他们的这种需求,所以说我就觉得我能给他们做一点事情,能反馈这种。他们觉得好,对我也是一种精神上的鼓励。

简道云零代码这种开发模式,我觉得给我带来很多一些改变。首先我人比较内向的一个人,结果用这种零代码开发,我能和他们多交流,多沟通完了,也能给他们带来这种工作上的便利,也能得到他们的认可。对我的这个生活改变也非常大。”

要实现农业的高质量发展和农村的现代化建设,数字乡村的改造是重要的一步。在数字化的帮助下,许多村民的生活和观念正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杨卫红说,他希望每个人的口袋里都能装个“移动的办公室”,把村里的管理、村民的办事、服务人员的业务都装进手机,实现信息的流转与共享,为业务参与各方提供便利。

朴素的愿景背后,潜藏着开发者数年如一日的心血,和他们的身份一样,平凡而伟大。


本文是否对您有帮助?
 有帮助
 没帮助
您是否遇到了以下问题?
如需获取即时帮助,请联系技术支持